<rp id="pzddz"></rp>

<ol id="pzddz"></ol>
    <span id="pzddz"><th id="pzddz"><span id="pzddz"></span></th></span>
    <address id="pzddz"></address>

    <delect id="pzddz"><strike id="pzddz"></strike></delect>

    <address id="pzddz"></address>
    <track id="pzddz"></track>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比較文學論文

      《第六病室》與《狂人日記》中的人物性格及塑造比較

      時間:2020-11-24 來源:黑龍江教師發展學院學報 本文字數:5525字
      作者:葛馨,Anna Morozova 單位:哈爾濱理工大學國際學院

        摘    要: 契訶夫與魯迅在小說創作方面具有高度相似性,具有現實主義的創作風格,主要體現在以平凡的日常生活與普通的人物事件為主要題材,反映生活的本質。對契訶夫和魯迅的作品《第六病室》與《狂人日記》進行比較分析,進一步探討兩位文學大師創作風格的異同點。

        關鍵詞: 《第六病室》; 《狂人日記》; 藝術形象; 比較分析;

        Abstract: Chekhov and Lu Xun share a high degree of similarity in novel creation, with realistic writing style, mainly reflected in the ordinary daily life and ordinary people events as the main theme, reflecting the nature of life. This paper makes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the works of Chekhov and Lu Xun, Ward. No.6 and A Madman's Diary, in order to further explore the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of their writing styles.

        Keyword: Ward.No.6; A Madman's Diary; artistic image; comparative analysis;

        蘇聯作家法捷耶夫說過:“在同情并憐憫小人物,同時又了解他們的弱點這一方面,魯迅和契訶夫是相似的。”1955年法國文學家波夫娃訪問中國,看了魯迅的小說后評價道:“他更接近契訶夫。”

        一直以來,很多學者對魯迅與契訶夫進行過研究,并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在大量的評論文章中,學者們對契訶夫和魯迅的文學風格、思想意識、社會影響三個方面進行比較。本文以作品為切入點,通過契訶夫和魯迅早期的作品《第六病室》與《狂人日記》的比較,從中探尋兩位大師創作風格的異同點。
       

      《第六病室》與《狂人日記》中的人物性格及塑造比較
       

        一、藝術形象的典型性比較

        《第六病室》和《狂人日記》分別塑造了“被虐狂”和“迫害狂”患者的形象。采用現實主義和象征主義的方法,通過瘋話與真理、癲狂和清醒,刻畫了典型的精神病患者。在人物的創作中融入了作者的情感,使客觀世界與主觀世界達到了藝術性和客觀性的統一。

        (一)《第六病室》借病室環境和瘋人語言暗喻了社會的黑暗

        1892年契訶夫創作了中篇小說《第六病室》,這是作家最具反抗精神的作品之一。故事以“病人”的精神、語言、舉止和心理為創作重點。故事情節簡單,優秀的知識分子格羅莫夫通過觀察環境、思考現實,表達對庸俗生活的反感和厭惡,表達對理想社會的憧憬渴望、對社會制度的憎恨和對專制社會的恐俱;而正直的醫生安德烈的遭遇也是通過幾個無關聯事件來構成的,其中包括格羅莫夫對他的影響、同事的誣告、人們的議論、上司的考評等。最后被當成“瘋子”關進“第六病室”。

        病室是一個關押精神病人的房屋。病室外是生銹的房頂、歪歪斜斜的煙囪、損毀的臺階,病室內是腐爛的惡臭、深灰色的地板、封閉的鐵窗。陰沉的環境,構成了壓抑、恐怖的氣氛。作者以小示大,影射了沙俄社會的現狀。醫生安德烈與“瘋子”格羅莫夫的辯論是故事的主要情節。醫生開始并不想從事醫生職業,他不關心病人的疾苦,上班只是履行職務,平日就是讀書、喝酒、吃飯、睡覺,他日復一日渾渾噩噩、麻木地過著日子,內心對醫院的各種弊端深惡痛絕,但他無心也無力去改善,所有這一切都不動聲色地藏在心里。

        與“瘋子”格羅莫夫的一次偶然交流,醫生發現“瘋子”的觀點新穎有趣,從而迷上了聊天。故事在這里發生了轉折,通過這一故事情節,作家批判了安德烈“不以暴力抗惡”的主張,肯定了格羅莫夫的清醒和抗爭,并借“瘋子”之口直斥安德烈,使他覺察并反思,從此探尋人生的意義。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向上轉變,被視為反常。人們認為,這位與精神病人聊天的醫生精神也出了問題。于是,朋友們開始為他想辦法,帶他出行、幫他治病,最后,把他送進“病室”。小說結尾,安德烈心梗致死,格羅莫夫和其他人仍然被禁錮著,飽受折磨,暗示專制的黑暗統治仍在延續。

        “病室”是一種隱喻,是社會暴政的縮影。雖然作者相信沙皇俄國這個大監獄一定會被摧毀,并呼吁殘暴的專制不能再繼續了,并向往人類未來美好的生活。但由于作家世界觀的局限,他不可能指出通往光明的具體道路,所以在批判時弊的小說里,流露出憂郁低沉的情緒。契訶夫以犀利的文風,形象地呈現高當時黑暗的現實,深刻地揭露了專制統治的罪惡,并批判了"勿以暴力抗惡"的軟弱思想。

        (二)《狂人日記》透過狂人的心理意識來揭露吃人的制度

        魯迅1918年發表的《狂人日記》,是中國文學史上第一篇現代白話小說。小說采用日記體方式,全文由一些零碎的片斷組成13篇日記,互不連貫,把狂人的自我意識、心理感受以及對周圍的觀察與思考, 通過“狂話”表達出來。故事以自我獨白為主要特征,在藝術表現方面,運用白描手法,通過暗示、影射,對狂人的行為和意識進行刻畫,描述了一個瘋子眼中的社會。

        小說注重典型環境的刻畫,重視細節的準確性,深刻揭示了人物性格,成功地塑造了一個“迫害狂想癥”的精神病患者形象?袢俗〉姆孔,“沒有亮光,全是黑沉沉的,橫梁和椽子都在發抖。”這是透著腐爛霉朽氣息的環境,是社會大背景的投射。小說有一個情節,陳老五早上給“狂人”送飯菜,用白描的手法把狂人的心理、動作進行了樸實、自然的刻畫,并借“狂人”之口發出警示:

        “凡事須得研究,才會明白”,明白什么呢?翻開歷史一查才知道,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并且別人吃人,自己也是吃人的人……狂人被關起來后,拒絕家人送來的飯菜,拒絕就醫。最后絕望的呼喊:“沒有吃過人的孩子,或者還有?救救孩子……”

        在第六篇日記里,作者寫到“獅子似的兇心,兔子的怯弱,狐貍的狡猾”,說誰呢?讀者能感覺到,這是對吃人者的概括?袢丝赐噶酥袊鴼v史上從來都是“制度吃人”,他讀懂了歷史。魯迅思想的主導思想就是“意在暴露家族制度和禮教的弊害”,即批判封建禮教對人民的殘害。透過狂人的眼睛看到表面正常社會下的畸形。正常人都逃不脫吃與被吃的下場,正常人看不到真相,只有“不正常”的人才能感受到。魯迅借狂人之口,呼吁“救救孩子”,希望給才出生或將出生的孩子一個光明美好的未來,他們才是這個國家和民族的希望。

        通過這兩篇故事中人物的刻畫,我們看到契訶夫和魯迅都從醫生角度細致觀察了“瘋人”和“狂人”的病理現象,分別對“瘋人”的外在表情、語言、舉止和“狂人”內在的心理方面的特征進行了描繪。通過塑造“瘋人”和“狂人”的藝術形象,融入了作者的思想,表達了作者內心的情感,暗示并說出了現實社會制度的黑暗。

        二、人物性格的獨特性比較

        契訶夫和魯迅在故事里寫的都是精神病人,還有一個是“被精神病”的人。作者把精神病患者的多疑、恐懼、混亂的邏輯思維和知覺障礙等特征,描寫得栩栩如生。但他們實際都是已經覺醒的知識分子,這里精神病患者的形象本身已經包含了深刻的意義。

        (一)《第六病室》用瘋人的語言表達出清醒激烈的反抗意識

        《第六病室》的主要人物“格羅莫夫”是個優秀的知識分子,他出身貧寒,愛憎分明,不貪戀財富。他有哲學家一樣的頭腦,向往高尚的情調、智慧和美德。他希望建立平等的社會秩序,看不慣貴族腐化的生活,看不慣人們“昏昏沉沉像牲口一樣的生活”,這一切都讓他義憤填膺,但他無法擺脫,從而對社會產生怨恨和恐懼,無力改變就選擇了逃避。在這種壓抑的狀態下,他開始疑神疑鬼,覺察危機四伏,最終被送入第六病室,成為有獨特見解、充滿智慧的“瘋子”。即使身陷囹圄,思想依然自由,他抗議,他呼吁,他竭盡全力地發聲。

        安德烈正直、有同情心,但缺乏意志,性格懦弱,陷入深深的無力感中,因此他得過且過、渾渾噩噩地應付著工作。自覺地逃避現實,遵循著自欺欺人的生活哲學觀,對周遭一切置若罔聞。作家為醫生和“瘋子”安排了一場對話,正是兩種性格、兩種思想的大碰撞,并表明立場:不要對專制者抱有幻想,“勿以暴力抗惡”的思想注定失敗。

        (二)《狂人日記》用狂人的叛逆意識承載不屈的反叛精神

        從“狂人”的言行來看,他確實有多疑、恐懼、思維不健全和知覺障礙等特征,是“迫害妄想型”精神病人。在作品中處處可見“狂人”的行為和心理有許多錯亂和偏執的地方,使人很容易認為“狂人”是真瘋了。但“狂人”有時又表現出清醒的認識、深刻的思想和發人深省的洞察力。因此,“狂人”是作家精心塑造出來的代言人,“狂”不是精神病人的病征,而是取“狂狷”之意,具體表現為敢于反抗世俗糟粕,思想認識超前,充滿理想和信念,對社會有清醒的認知,“狂人”的形象符合歷史發展趨勢,具有徹底的反封建斗志。所以“狂人”集才氣和狂氣于一身,具有反世俗的叛逆性格。

        兩部作品,均不是描寫精神病人行為的寫實作品。契訶夫是要借精神病人之口來揭露和反對沙皇俄國黑暗的社會現實;魯迅借狂人的意識和行為,揭示舊中國封建禮教吃人的本質,呼喚一個美好的未來。作品中的人物各自生長在特定的社會土壤之中,人物形象具有自身的獨特性。

        三、塑造人物的藝術手段比較

        契訶夫和魯迅都認為,醫學知識有助于觀察和描寫人物。他們用職業醫生的眼光,刻畫出被社會扭曲、被環境壓抑的病人的形象。

        (一)《第六病室》從醫學視角描述性格獨特頭腦清醒的“病人”

        《第六病室》中的文官格羅莫夫,家境貧寒,上過大學。但是“他素來沒有給人留下過健康的印像”,他身體羸弱多病,形容消瘦,經常感冒,飯量少,經常失眠;他生性暴躁,多疑,喝點酒就發酒瘋;他始終穿著那身破舊的禮服,博覽群書,受過良好的教育,被人們稱為活字典。雖然為人正派,道德純潔,樂于助人,想交朋友,但始終沒有朋友。由于他的性格和所處社會現實的沖突,導致他疑神疑鬼,感覺危險無處不在,生活在恐懼之中,生怕被人蒙騙。最后被人們送進了第六病室。

        在病室里,他晚上穿破睡衣,牙齒打戰,周身發抖,從房間這頭走到那頭,在床架中間穿來穿去。說話總是管不住,前言不搭后語,又急又亂,叫人聽不懂,像是夢囈,他吃得少,睡不著,躲著不見人,老是懷著一種朦朦朧朧的不明確的擔心,始終處于一種激動、興奮、緊張的心理狀態中。即使關進了“第六病室”,依然憤怒地抗議,呼吁推翻殘暴的專制制度,熱切地表達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安德烈外貌笨重而粗俗,像莊稼人。他的面孔、胡子、頭發以及笨拙結實的體格使人聯想到路旁小飯館里那種吃得發胖、喝大酒、脾氣暴躁的老板。他鼻子發紅、眼睛很小,臉上布滿細小的青筋。他身高體壯,手腳也大,好像一拳打出去能致人死命?墒撬咂鹇穪碥b手躡腳,小心翼翼,在狹道上遇見人,總是停住腳,給人讓路,說一聲“對不起!”他的聲音不是那種男低音,而是柔和尖細的男高音。同時,他還聲明他從來不愛好醫學,但他是個“極其喜愛智慧和正直”的醫生。小說把安德烈的職業志向、外表粗狂但內心柔弱的性格特征呈現給讀者,也為他后來的軟弱做了鋪墊。當他來到醫院,看到的是種種弊端,內心對此深惡痛絕,但無力也不想改變,可內心越來越矛盾,因此陷入苦悶之中。于是他干脆逃避現實,躲在家里安安靜靜地喝酒、看書。在自己虛構的自欺欺人的世界中活著,抱著一種的妥協、得過且過的生活態度。他為自己找到的自洽理由是:只要自己內心光明,無須斗爭,邪惡會自行消亡,真理將自己來到。

        故事設計了兩條線,相匯點是“第六病室”。醫生發現“病人”思想超前激進、頭腦清醒,具有對舊制度的反抗精神,由此產生了好感與興趣,常出入病室與之交流,漸漸地自己的思想也發生了轉變。轉變后的安德烈當然成為別人眼中的病人。契訶夫把相貌、性格完全相反的兩個人安排在一起,運用對比的方式,將兩個知識分子的人生悲劇進行歸因,暗示在沙皇俄國,清醒的人逃不出被社會逼瘋的結局。

        (二)《狂人日記》從醫生視角描寫思維獨特意識超前的“狂人”

        《狂人日記》里的狂人也是一名知識分子,兼具發狂和清醒兩重性。對于周圍的一切,都可能因某一事物特征引起多疑性反應:或懷疑有人害他,或懷疑有人侮辱他,帶著顯著的“幻想”特征?袢藢ν饨绲娜撕臀锉憩F出了奇特的心理感受,他的語言也“錯雜無倫次,又多荒唐之言”?袢耸且粋長期被迫害的,精神壓抑、恐怖多疑的人,他的行為是自我保護的過激反應。魯迅以“狂人”的內心活動展示其精神意識傾向。故事里的“我”無形無狀,無名無姓,也不知是高、矮、胖、瘦,青年還是老年,沒有病因解釋,沒有病史說明。“日記”沒有年月日記載,生活的環境和時代也沒有介紹。文中的“我”實質是指“我”的“意識”;在13篇日記中,大部分情節是以“我”的意識為索引,表達出對意識的判斷。這樣的表現手法貫穿全篇,具有意識流動的軌跡。因此,《狂人日記》是一部展示意識過程的小說,“我”只是一個載體。作家把個人的思想和情感通過“我”的病態行為流露和表現出來。通過狂人的表現和意識,尖銳地揭露封建社會制度和規約的“吃人”本質。

        兩部作品對人物形象的塑造具有驚人的相似性,隱喻的表達方式貫穿小說始終。作家的個人經歷也有許多相似之處,契訶夫和魯迅都是先學醫再從文,都有醫生對于人性的透徹觀察和體驗。兩個人生活在相似的社會年代,雖然他們生活在兩個完全不同的國度,兩個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但是兩位作家童年的生活相似,使他們都體會到了生活的艱辛,看到了舊制度下社會的腐朽和黑暗,看到了封建文化摧殘下的底層人物的悲慘命運。因此,他們的小說多以小人物的命運和特征為文學創作的題材。蘇聯作家法捷耶夫說過:“在同情并憐憫小人物,但同時又了解他們的弱點這一點,魯迅和契訶夫是相似的。”

        參考文獻

        [1] Мотив сумасшествия в творчестве А.П.Чехова и Лу Синя (на примере повестей “Палата № 6” и “Дневник сумасшедшего”) // Вестник ЦМО МГУ,2015(3):108—112.
        [2] Конфликт личности и общества в творчестве А.П.Чехова и Лу Синя (на материале произведений “Чёрный монах” и “Одинокий”).// Научное обозре-ние СПб.,2015(4):157-161.
        [3]葛濤.“異國情調”與“中國化”:魯迅譯三篇契訶夫小說手稿研究[J].魯迅研究月刊,2014(12):76—78.
        [4]王福和.契訶夫與魯迅:在醫生和作家之間[J].浙江工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3(3):17—21.
        [5]李孝英.契訶夫小說的幽默諷刺風格探析[J].重慶科技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2(1):23—26.
        [6] Цзяньхуа Чжан.А.П.Чехов глазами китайских пере-водчиков и критиков//Вестник Московского универ-ситета.Сер.22.Теория перевода,2010(3):105.

        原文出處:葛馨,Anna Morozova.《第六病室》與《狂人日記》藝術形象比較分析[J].黑龍江教師發展學院學報,2020,39(11):119-121.
        相關內容推薦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青青草视频在线观看 在线福利 日韩高清在线亚洲专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