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pzddz"></rp>

<ol id="pzddz"></ol>
    <span id="pzddz"><th id="pzddz"><span id="pzddz"></span></th></span>
    <address id="pzddz"></address>

    <delect id="pzddz"><strike id="pzddz"></strike></delect>

    <address id="pzddz"></address>
    <track id="pzddz"></track>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畢業論文 > 本科畢業論文 > 行政管理畢業論文

      中國極地船員培訓的不足與解決建議

      來源:珠江水運 作者:陳婷煒
      發布于:2020-12-22 共3296字

        摘    要: 極地航行走入國際視野后相應的航運保障成為我們關注的問題,我國極地航行船員培訓缺少系統化的法律法規,本文對比借鑒他國經驗后從我國極地船員培訓行政管理方面的法律問題出發提出針對性建議。

        關鍵詞: 極地船員; 船員培訓; 極地航行;

        全球氣候變暖使得極地冰雪融化速度加快,人們探索極地的愿望更加強烈。隨著各國家極地活動的增加,滿足航運需求的同時也需要確保極地航行安全。與極地船員培訓較成熟的國家相比較,我國極地船員培訓方面存在不足,本文對此提出建議希望有助于我國極地船員的管理與發展。

        1. 極地船員培訓背景與發展

        1.1 、極地船員培訓必要性

        極地資源的開發利用、船舶航行時間的減少與極地航行商業價值的不斷增加等優勢使得我國極地航行商業化及普遍化勢在必行,但極地水文及環境的特殊性使我國有必要開發滿足要求的極地船員培訓內容。

        1.1.1、 北極特殊的航行環境

        極地水域的船舶航行具有特殊性,首先,極地氣候條件惡劣;其次,船舶航行安全降低,船舶與冰體之間的碰撞、船舶穩性減弱等原因都會增加船舶危險;再次,航行環境資料匱乏,船員對極地水域了解極少。出于以上考慮,對于極地航行的船員提出較高要求。
       

      中國極地船員培訓的不足與解決建議
       

        1.1.2 、國際公約的硬性要求

        自極地航行出現于公眾視野之前,國際海事組織不斷明確極地航行船舶標準與極地船員培訓、發證的要求。從最初的建議性規定至后來頒布的強制性規定,目的都是保障極地環境與航運的可持續發展。因此,為了保證船舶北極航行的安全,更好地履行國際公約要求都必須加強對北極航行船員的培訓。

        1.1.3 、我國參與北極航線的必要性

        開發利用極地資源是我國經濟社會持續發展的重要戰略保障。極地航道的開通,將為我國乃至全球航運的安全性、可靠性提供了一份國家安全的戰略保障,也為一帶一路建設增加了一條“冰上絲綢之路”。

        1.2 、極地船員培訓的發展

        1.2.1、 國際上極地船員培訓的立法沿革

        2002年《北極冰覆蓋水域船舶作業指南》的發布,“極地航行”逐漸走入大眾視野。2009年,國際海事組織通過了《極地水域船舶作業指南》,其中增加“冰區領航員”這一概念。2010年國際海事組織馬尼拉大會通過了“確保在極區水域操作船舶的船長和高級船員適任措施”的決議。至此為止,國際海事組織提供的均是建議性質的指導。2014年《極地水域操作船舶國際規則》中增加針對部分駕駛員要求冰區航行進行強制培訓。2016年的STCW公約馬尼拉修正案,進一步針對船長、甲板部船員提出培訓要求。

        1.2.2、 我國國內極地船員培訓的發展

        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有限公司在北極航行之初便設立專門小組協助船級社編著《北極水域航行培訓手冊》、《北極水域船舶操縱手冊》。2016年,中國船級社通過《極地船舶指南》的頒布完善了船舶規范體系,《極地船舶指南》主要通過技術指導的方式確保船舶航行于極地時的安全問題。

        2017年,我國交通運輸部發布《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船員培訓管理規則》的決定》(下文簡稱2017年交通部《決定》),在第十條特殊培訓中增加了“極地水域船舶操作船員基本培訓”與“極地水域船舶操作船員高級培訓”兩個培訓項目。

        2. 極地船員培訓現狀

        北極航道中的東北航道發展已經較為成熟化、常態化,其途徑國的極地船員培訓體系也較為全面、系統,下面以代表國家為例分析現有極地航行船員培訓經驗豐富國家的培訓經驗。

        2.1、 將模擬器課程與不同內容的專題培訓結合

        加拿大培訓機構中已開發模擬器課程,同時針對在極地區域航行的人員實行嚴格的分類培訓,不同的工作人員(冰情顧問、冰區航行人員以及冰區觀察員)需要完成不同內容的專題培訓,課程分為針對首次冰區航行船員的基礎課程與根據工作環境特點制度的高級課程,培訓方式涉及理論教學與實際操作訓練兩個部分。

        2.2 、極地航行專設培訓機構下開設多類型課程

        俄羅斯有關冰區航行人員的培訓內容和課程設計結合其地域和行業特性較有特點而且發展成熟。海軍馬卡羅夫學院極地船員培訓分為熟悉培訓、專業冰區航行培訓、高級冰區航行培訓、實用冰區航行培訓等類型。

        3. 我國極地船員培訓方面的不足

        相比于具有豐富北極航行經驗與極地船員培訓的國家而言,我國的極地船員培訓仍處于起步階段,我國的極地船員培訓不足之處,概括為以下幾點。

        3.1、 缺少極地船員培訓法律法規

        從2012年“永盛輪”首航北極后,我國極地航行船員培訓開始并不斷呈現體系化的趨勢,但是就極地航行船員的培訓而言,我國并沒有專門的法律法規進行規定。2017年交通部《決定》中首次涉及極地船員培訓,我們需要更多詳實的法律法規規范極地船員培訓。

        3.2 、缺少特定培訓機構與監管機構

        2013年中遠海運集團針對“海豹項目”的短期培訓開創性的創建了項目研討機制、風險評估機制與項目執行機制。我國至今尚未設立專門為極地船員培訓的機構,2017年交通部《決定》中增加了有關極地水域船舶操作船員的培訓項目,但是沒有公布培訓所適用的場地。

        在極地船員培訓的監管上,我國也并未設立專門的監管機構,通過法律法規賦予其權利并明確責任義務以完善培訓體系、規范培訓內容與程序。

        3.3、 極地航行船員資格制度不完善

        極地船員培訓落后的同時,我國也缺少與國際公約相匹配的極地航行船員資格制度,極地航行船員的培訓、考試、發證制度應區別于普通船員進行特別規定。培訓中應建立較為完善的極地海事訓練制度,同時對于符合條件的船員的資格認證與發證也應進行系統的規定。

        4. 完善我國極地船員培訓的建議

        4.1、 完善極地船員培訓的法律法規

        國際上就極地船員培訓而言,相關的國際公約不斷完善,北極航道的部分途徑國也已經擁有成熟的培訓體系或對極地航行船員資質的標準與要求。我國由最初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有限公司自行修訂培訓內容、開設培訓課程到交通運輸部修訂相關管理規則可見,極地船員培訓逐漸吸引更多的重視,我們有理由也有必要完善極地船員培訓體系,在緊跟國際公約研究內容下規范極地航行船員標準與要求,保障極地航行船員資質以確保極地航行安全。

        4.2 、增強極地船員培訓的實踐培訓

        4.2.1、 設立專門的極地船員培訓機構

        極地的特殊航行要求使我國應該配備極地航行船員的招募、安置與培訓機構,培訓應采納具有豐富極地航行經驗豐富的國家的極地船員培訓方法,積極引入極地研究中心、航運企業中有極地航行經驗的高級船員參與到極地船員培訓之中,設立專門極地船員培訓機構。

        4.2.2、 增強海事局等行政機構監管

        極地船員培訓目前空白較大,從法律法規規定到船員培訓、考試與發證都需要細致、體系化的規定,海事局等行政機構應加強針對極地航行船員各方面的監管。針對極地船員培訓機構而言,機構的設立需要嚴格的審批,該機構應滿足極地船員培訓的基本教學設備與環境要求,同時由具有極地航行經驗豐富的船員進行指導,設立后的培訓機構也應在營運中受行政機構的監管以保證培訓水平與質量;海事局應增強對于船級社的監管,保證船員履行航行目的。

        4.2.3、 試行極地航行船舶船員培訓、考試、發證制度

        我國的極地航行船員培訓系統可以參照我國現有的普通船員的培訓、考試與發證制度,培訓方式可借鑒極地航行經驗豐富的國家采用“理論培訓+模擬訓練+實船實習”;考試與發證可根據職位進行區分,按照《極地規則》為不同職位的海員確定培訓內容、考核內容并頒發培訓證書。

        國務院總理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大力發展藍色經濟,保護海洋環境,建設海洋強國”,《中國北極政策》白皮書也表明中國愿依托北極航道的開發利用,與各方共建“冰上絲綢之路”。應盡快完善我國極地航行船員培訓體系,為建設海洋強國添磚加瓦。

        參考文獻

        [1] 馬建文.北極航行船員培訓體系探析[J].廣東交通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6,15(04):95-98.
        [2]壽建敏.我國極地航運能力建設和高冰級船隊發展對策分析[J].極地研究,2018,30(04):419-428.
        [3]徐海蓉,饒滾金.2016年以來海員培訓、考試和發證制度修訂與航海院校應對[J].航海教育研究,2017,34(02):12-18.
        [4]高世龍,劉加釗.極地航行船舶船員培訓研究[J].航海教育研究,2017,34(04):24-27.
        [5]解國強.北極東北航道航行環境及安全航行研究[D].大連海事大學,2014.
        [6]劉加釗,張曉.極地水域航行船舶培訓即將強制進行[J].航海技術,2018(04):89-92.
        [7]馬建文,黎明杰,仝金強.北極航行船員培訓體系探析[J].廣東交通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6,15(04):95-98.

      作者單位:大連海事大學法學院
      原文出處:陳婷煒.我國極地船員培訓行政管理法律問題及其完善[J].珠江水運,2020(21):16-17.
        相關內容推薦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青青草视频在线观看 在线福利 日韩高清在线亚洲专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