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pzddz"></rp>

<ol id="pzddz"></ol>
    <span id="pzddz"><th id="pzddz"><span id="pzddz"></span></th></span>
    <address id="pzddz"></address>

    <delect id="pzddz"><strike id="pzddz"></strike></delect>

    <address id="pzddz"></address>
    <track id="pzddz"></track>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中國南海問題論文

      中國南海話語權構建的進展與強化路徑

      來源:探索與爭鳴 作者:朱鋒,常娜
      發布于:2020-12-21 共11662字

        摘    要: 隨著美國對華政策從“接觸戰略”轉型為全力打壓“近似同等實力大國”崛起進程的“競爭戰略”,美國在南海問題上的深度軍事介入與對華軍事威懾將不斷升級。南海問題已經難以避免地成為中美戰略博弈的重點之一。中美兩國的南海博弈不僅涉及軍事、外交、政治和經濟,更涉及話語權競爭。加強中國的南海話語權建設日益成為南海維權與維穩行動的重要環節。話語權的核心要素是政策宣示和主張的合理性和合法性。強有力的話語權建設是中國南海政策的國際影響力、說服力和感召力的必要來源,也是中美戰略競爭中不可忽視的“力量建設”。中國在南海主權聲索中具有重要的歷史和法律依據。升級中國的南海話語權建設,更需要直面中國南海戰略態勢的歷史性變化,立足于保障中國南海維權維穩行動與保持中國大國崛起的可持續戰略目標之間更加緊密的內在聯系,使得中國的南海主張贏得更多的國際理解和支持。

        關鍵詞: 話語權; 中美關系; 戰略競爭; 南海問題;

        Abstract: With the transformation of policy, the deep military interven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on the South China Sea issue and the military deterrence against China will continue to upgrade. The South China Sea issue has tumbled into a hotspot of geostrategic clash between great powers. In order to comprehensively meet the major challenges posed by the United States to China on the South China Sea issue, upgrading and strengthening China's discourse power in the South China Sea has increasingly become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South China Sea Rights and stability activities. The core element of the right of speech is the rationality and legitimacy of policy statements and claims. China has an important historical and legal basis in the claim of sovereignty over the South China Sea. To upgrade China's discourse power in the South China Sea, we need to face the historical changes in the strategic situation of the South China Sea, so that China's South China Sea proposition can win more international understanding and support.

        Keyword: discourse power; China-U.S.relations; strategic competitions; South China Sea conflict;

        近10年來,南海問題已經成為中美關系中最為突出的話題之一。美國政策界和學術界普遍認為,南海問題是在國內政治走向之后,影響美國的中國政策制定和實施的第二大因素。從奧巴馬政府第二任期到特朗普政府,中國的南海維權與維穩行動開始實質性地被美國視為是中國想要“改變基于規則的國際秩序”,以及試圖改變亞太地區的地緣戰略版圖的代表性“例證”。1然而,中國擁有南海諸島的主權和相關的海洋權益具有無可辯駁的法律和歷史依據。在很長一段時間,美國的南海政策是不介入南海沿岸國的主權爭議,只是表達對南海地區穩定與和平的戰略性關注。但近年來,美國的南海政策已經發生了歷史性變化。美國不僅通過挑戰和否定中國的南海主權與權益主張,來增強其從外交到軍事深度介入南海事務的合法性,更是通過全面否定中國的南海主張來擴大其對東南亞國家的戰略影響力,讓美國扮演所謂站在東南亞國家一邊制衡中國這個“欺凌者”的地區秩序“穩定者”的“合法”角色。2中美兩國的南海競爭不僅涉及軍事、外交、政治和經濟,更涉及南海議題上的話語權競爭,這已經成為中美戰略博弈的重要內涵。因為兩國南海政策話語權競爭既關系到各自行動的合理性、合法性,更關系到兩國南海政策的國際影響力和國際動員力。
       

      中國南海話語權構建的進展與強化路徑
       

        中美戰略博弈與南海話語權競爭升級

        政策話語權(policy discourse)是一個國家對外關系與國際影響力的重要組成部分。話語權的定義盡管存在著復雜的學術爭論,但在國際關系研究領域,話語權的內涵說到底,就是具體的政策議題能否構建起具有國際影響力和說服力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話語權是國家間權力和利益競爭的戰略性資源。3

        由于國家間關系,尤其是大國關系存在著根深蒂固的利益、規則和價值的競爭關系,一個國家在具體的政策問題上能否培養和樹立有效的話語權,不僅是維護自身利益的關鍵,更是在具體的政策制定和執行的過程中不斷擴大和提升自身的利益訴求、確立自身利益行動合法性和贏得國際支持與理解的基礎。4大國競爭中尤其如此。大國關系中的權力、利益競爭,不僅是硬實力和軟實力的競爭,更是政策議題上的合理性、合法性和可行性的大國博弈。5特定議題上誰掌握話語權,誰就能在大國博弈中占據先機和主動,就能動員更多的國際資源壯大和鞏固自己的訴求。一國話語權的薄弱和劣勢地位,將實質性地制約其在大國競爭中的國際說服力、影響力和動員力,也將難以避免地使其在特定政策議題上處于守勢,甚至劣勢。

        話語權建設在當前南海維權和維穩斗爭中越來越具有戰略意義。其中的原因首先是南海主權爭議的長期性和復雜性。中國擁有對南海島礁主權和相關海洋權益合法訴求的充分歷史和法律依據。但在歷史依據、海洋法主張和領土主權問題上,中國和南海其他聲索國“各執一詞”的爭議狀況由來已久。尤其是1945年前,在很大程度上,東亞國際體系是一個弱條約規則的國際體系,同時又是一個“弱民族國家體系”。南海主權聲索的國家實際管轄權受地區體系因素的影響,長期處于“弱條約”規范和“弱實控”管轄的狀態。

        第二個原因是隨著全球力量對比“東升西降”引發的南海地緣戰略競爭的復雜化,美國等西方國家將南海視為遏制中國崛起的重要地緣政治節點,美國開始深度介入南海問題。隨著中美兩國關系進入所謂戰略競爭對手時代,美國對南海的政策已形成全面與中國對抗的局面,從中立走向對立。南海主權爭議事實上已經讓位于西太平洋海域最為重要的大國地緣戰略博弈。美國等其他“域外大國”,從自身的海洋安全與地緣政治利益出發,對中國軍事力量發展的戰略戒心空前上升。為此,美國等國已經紛紛開始改變原來在南海島礁主權爭議上不持立場的態度,開始一邊倒地傾向于東南亞國家。南海主權爭議已經成為美國等國家在南海限制中國影響力擴大、打壓中國海上戰略存在的重要籌碼。這不僅進一步激化了南海島礁主權與海洋權益的競爭,也給中國南海主權訴求的話語權建設帶來了空前的壓力。

        特朗普上臺以來,美軍在中國周邊海域的軍事行動頻率明顯上升,在中國實控島礁附近示威、挑釁。美國在南海一面加強海上軍事活動頻次,一面通過推進印太戰略聯手盟國企圖對抗中國在海上的崛起。2019年以來美國在南海的軍事戰略出現了諸多顯著變化。第一,美國首次宣布把中國海上民兵、海警和海軍這三種海上力量一視同仁,都視為中國的海上軍事力量。6第二,過去的美菲軍事同盟并不涵蓋南海諸島,2019年2月美國官員明確表示,美菲軍事同盟涵蓋南海諸島。7原來美國不希望因為美菲軍事同盟而被菲律賓拉進與中國在南海的軍事沖突,現在則相反。五角大樓已經主動表示,只要中國在南海諸島對菲律賓動武,就可以自動啟動美菲軍事同盟,美國要承擔保護菲律賓安全的義務。8第三,美國的南海政策要保護南,F狀,不僅維護同盟的安全利益,還要維護安全伙伴的安全利益。這一變化是針對越南、馬來西亞和印尼的。2016年奧巴馬總統離任之前最后一次亞洲之行就是訪問越南,強調美國和越南要建立全面合作的安全伙伴關系。特朗普2017年1月上臺后,在白宮會見的第一位亞洲國家領導人,也是越南總理阮春福。

        美國依仗世界唯一超級大國長期擁有的國際話語權優勢,不斷在南海問題上抹黑和攻擊中國,謀求將維護霸權國利益、排擠中國海上力量發展、妖魔化中國的南海維權主張和拉攏更多南海周邊國家加入美國打壓中國陣營的各種行動和圖謀“合理化”和“正;”。美國的南海話語權塑造和推銷近年來呈現了以下幾個方面的顯著特點:第一,美國試圖利用其話語權優勢把中國塑造成不負責任國家和在南海地區的“欺凌者”形象,指責中國憑借自己的優勢力量“欺凌”周邊的中小國家,東南亞國家則被說成是弱小力量抵抗強權的代表。第二,美國政府官員和學術界都試圖把中國在南海的維權行為解釋為破壞規則和現有秩序,宣稱是中國“制造了”南海問題,指責中國在南海的維權和維穩行動是想要“改變現狀”,威脅周邊國家領土和地區安全,以此挑撥中國和東盟國家關系。第三,堅持要求中國接受不合理和不合法的2016年菲律賓南海仲裁案裁決,試圖讓中國在南海島礁主權與海洋權益問題上放棄自己的主張,吞下南海仲裁案裁決的“苦果”。南海仲裁案裁決出臺后,美國以維護國際法治和海洋秩序穩定、和平為由,將中國不接受的態度解讀為與國際法、國際體系的對抗,進一步塑造中國“規則破壞者”的形象。9第四,把美國不斷擴大在南海的軍事存在和軍事威懾說成是美國為了保障印太地區基于規則的秩序,也是為了弱化中國對南海周邊中小國家的“欺凌”。第五,美國為強化中國的負面形象,把中國界定為“麻煩制造者”,打造的另一南海話語是“航行自由”問題。“航行自由”是國際法基本準則之一。海洋權力如何分配,軍艦在專屬經濟區的航行自由,軍艦進入南海是否需向中國報告等問題是美國關注的重點。特朗普政府重新包裝這一概念,增加美國軍艦在南海航行的頻次的同時,將“航行自由”作為美國對抗中國在南海的崛起、維護自身海上利益的話語工具,宣稱中國的島礁建設等維權行動危害其航行與飛越自由。10

        中國從未妨礙民事和商業船只在南海的自由航行,維護南海的航行自由符合中國的利益,中國政府在多種場合堅定地表明了這一立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411年在澳大利亞演講時表示:“保障海上航行自由安全對中方至關重要。”112015年習近平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演講時再次強調航行自由對中國發展的重要意義,他說:“航行和飛越自由從來沒有問題,將來也不會有問題,因為首先中國最需要南海航行通暢。”12然而特朗普上臺后,為了進一步打壓中國,在南海執行的旨在挑釁中國主權與安全的“航行自由行動”,從頻率到規模再到航程選擇都更加具有咄咄逼人的海上軍事威脅意味。2017年,美國在南海執行了7次海上航行自由行動,2018年是6次,2019年是9次,2020年1—4月執行了3次。

        2020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歐洲和美國相繼成為疫情中心。把疫情與中國正常的、例行的南海維權和維穩行動掛鉤,是疫情暴發后美國政要、媒體的南海話語“更新”的重要內容。疫情期間,中國在南海例行的海軍訓練行動也被美國等西方媒體炒作成中國想要利用疫情改變“南,F狀”。4月13日,中國派出了“海洋地質八號”科考船前往萬安灘執行科研考察任務,招致了越南政府抗議。美國馬上幫越南“撐腰”,指責中國試圖通過強制執法在南海制造排斥他國海洋權益的“新常態”。134月18日海南省三沙市設立西沙區、南沙區。這些原本正常的南海維權和維穩舉動,引發了西方和東南亞媒體的攻擊和指責。疫情期間,美國軍艦在南海的活動有增無減,越南的小動作不斷,中國與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的海上摩擦也時有發生。但西方媒體認定疫情是中國南海行動的“戰略窗口期”的話語設置,使中國許多正常行動受到過度解讀和應對,南海局勢變得更加嚴峻和復雜。東南亞和西方媒體關于南海問題的報道完全呈現了“一邊倒”的態勢。這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涉華國際輿情空前復雜的根源之一。我們需要對此高度重視。

        中國南海話語權建設的進展與短板

        在過去的幾年中,中國的南海話語權建設已經取得了不少進展,概括起來,主要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第一,中國的南海主張,包括主權主張、海洋權益主張變得更加清晰,可操作性更強。中國關于南海的主權和海洋權益主張包括:1.南海諸島是中國的固有領土,中國對南海諸島的主權有歷史的傳承。中國在南海的主權和相關權利是在長期的歷史過程中形成的,為歷屆中國政府長期堅持、中國國內法多次確認,受到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內的國際法保護。142.中國海洋權益的根據是中國對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主權,并對相關海域及其海床和底土享有主權權利和管轄權。中國政府的這一一貫立場為國際社會所周知。153.中國在南海享有歷史性權利。中國在南海的歷史性權利與中國對南海諸島的主權不可分割,是中國人民自古以來在南海從事生產生活活動,以及中國政府對南海相關海域長期管轄的結果。中國在南海的主權有充足的依據,近年來已通過政策文件、相關白皮書等對相關問題進行了清晰、明確的論述。

        第二,應對菲律賓南海仲裁案的話語權競爭,中國一直堅持“不參與、不接受、不承認、不執行”的立場,同時在外交、法律和輿論界積極發聲,對南海仲裁案及仲裁裁決給予了堅定、明確、毫不妥協的反擊。2016年7月,南海仲裁案裁決即將出臺之際,中國智庫同美方合作在華盛頓召開“中美智庫南海問題對話會”。16中國前國務委員戴秉國發表主旨演講,指出“南海仲裁結果只不過是一張廢紙”。17中國學者也積極在海外學界發表學術論文,反駁仲裁裁決。182018年5月,中國國際法學會發表題為《南海仲裁案裁決之批判》的研究報告,揭示了南海仲裁案裁決在事實和法律方面的重大謬誤。牛津大學出版社在《中國國際法論刊》(Chines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以?问匠霭嬖撗芯繄蟾嬗⑽谋,在國內外引起廣泛關注。近期美國和菲律賓政府重提南海仲裁案問題,中方立場非常明確——絕不談判,絕不妥協,絕不回頭,仲裁案問題對中國來說一張廢紙論絕不可能修復。

        第三,盡管南海各方存在較大海洋權益爭議,但是實實在在的外交解決方案在不斷推進。中國與東盟國家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了以規則求和平穩定、以合作促發展的探索之路。2002年簽訂的《南海各方行為宣言》(DOC)確立了“南海規則”。為落實宣言,近年來“南海行為準則”(COC)磋商不斷取得積極進展。中國與東盟已經召開了18次高官會和30次聯合工作組會議,2019年4月的東盟外長會對COC積極進展從東盟的角度做了報告。2019年11月李克強總理在泰國曼谷出席第22次中國-東盟(10+1)領導人會議時表示,在中國和東盟國家共同努力下,各方提前完成COC單一文本第一輪審讀,確立在2021年完成愿景,啟動第二輪審讀。19

        第四,中國應對南海問題的國內法律、歷史和外交的準備越來越充分,南海主權和海洋權益訴求的證據鏈工程也在不斷取得新進展。當前中國南海問題研究包括主權、海洋權益維護、維穩、強化海上安全建設等方面,南海研究和維權工程已經成為中國維護主權、安全與發展等核心利益的關鍵性舉措。

        然而,中國的南海話語權建設依然存在著短板,仍然具有較大的提升和成長空間。尤其是在特朗普政府以美中戰略競爭的名義對中國實施貿易戰、科技戰、媒體戰、留學戰,甚至未來還有金融戰的新形勢下,中國南海話語權建設的戰略意義越發凸顯。加強中國外交的說服力和影響力,提升中國南海主權與海洋權益主張的國際感召力和動員力,已經成為中美長期戰略博弈的必然要求。為此,我們需要正視中國南海話語權建設存在的問題,并在這個基礎上不斷尋找彌補中國南海話語權短板的有效途徑,其意義已經遠遠超過南海問題上的維穩與維權,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中美戰略競爭的未來態勢和走向。

        第一,在涉及南海話語權的斗爭中,歷史、法律、外交、安全等領域的研究存在各自為戰的不協調態勢。國內學術研究在南海話語權斗爭問題上存在兩大誤區:一是認為歷史證據的時間追溯段越長越好,歷史研究過分強調“自古以來”,有些被認為是證明南海島礁主權的重要依據,并不充分準確,F代的主權和海洋權益的司法裁決所采用的歷史依據通常不會超過一百年,F代的民族國家體系、法律體系,跟中國歷史研究表述有時是兩個不同的話語體系。二是法學家過分強調主權證據的數量。法律具有嚴肅性,不能用個人意志隨意解釋。目前法律證據看似很多,但是很多南海法律主張在國際上反應并不強烈。究其原因,核心問題就是法律解釋一定要有回音,要符合法律話語主流的國際規則,否則就成為自說自話。當前南海話語權建設,不同學科之間各說各話,各有一套非常明確的主張、意見,但是彼此之間很難形成真正的交集,未能構成有力的話語力量。

        第二,南海主權和海洋權益的宣介方案不夠清晰、具體。例如,南海斷續線作為中國的海洋權益線,具體內容如何界定,中國所享有的斷續線內的海洋權益究竟是共享的、還是排他的?這些海洋權益在他國的專屬經濟區海域如何實施管轄?這種“模糊性”使得周邊國家無法準確把握中國在南海行為的真實意圖。中國如果無法使周邊國家準確了解自身意圖,周邊國家就極易錯誤解讀中國島礁建設等維權行為,不僅對中國負責任大國形象不利,也不利于南海地區的穩定。這種情況下,中國海洋經濟和海上軍事力量的強大會引起周邊國家的不安和警惕,美國營造的“中國威脅論”也會找到傳播土壤。另一方面,相關政府部門采用以時間換空間的態度和手段,認為時間在中國一邊。但南海問題上使用時間換空間的方法會被他國理解成拖延戰術。中國解決南海問題應該用空間換時間。其他南海爭議國對于南海爭端有明確的戰略,而中國目前提出的概念過于宏觀。盡管中國政府、媒體和學界反復強調自身和平崛起的意愿、共同開發的方案,但是周邊國家仍對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海上力量的現代化感到不安。

        第三,今天中美戰略博弈呈現嶄新態勢,中美地緣戰略競爭的重點已經從亞洲的大陸轉向了亞洲的海洋。亞洲的海洋日益成為中美沖突較勁最主要的戰場。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南海主權和海洋權益的模糊性和爭議性對建設南海話語權十分不利。南海問題在中國整個對外和安全戰略中處在什么地位,如何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危和機同生共存的情況下,審視南海問題和中國的長遠戰略利益之間的內在關聯,是亟待解決的問題。

        如何加強中國南海話語權建設

        從理論上來說,國際話語權需要具備四個方面的要素。第一,話語的定位、塑造和采用,必須和國際主流的價值體系、規范體系一致。在國際事務中進行權威寫作和表達的關鍵,就是基本概念和問題邏輯的使用要符合主流邏輯的價值和規范。第二,話語權需要具有非常清晰的實證和理論來源,其數據要權威、可靠、清晰。第三,話語權構建需要具有內在完整的邏輯體系,需要平衡話語權體系中的主體和客體,并在主體和客體之間建立可溝通的方式。第四,權威的論述一定要有共鳴,或者說國際的回音,并且把這種共鳴和回音作為一種話語體系的觀點。換言之,不是自說自話、孤立地表達,而是有盟友、回音和支持。

        話語權構建是要明確雙方沖突要點與爭論的客觀依據,以及邏輯推論的完整性究竟在哪里。具有說服力和影響力的話語體系,必須要作出清晰的、邏輯一貫的、具有實證和理論依據的判斷,從而真正從與國際主流話語體系相一致的邏輯和概念系統,來論證和說明“對方錯在哪里、己方對在哪里”。與國際主流話語體系相一致和相互兼容的權威論述,才能具有對競爭方的說服力,才能引起國際共鳴,才能增強自身話語體系的國際影響力和說服力。說到底,話語權的構建不是自說自話、自我表達,而是要符合國際主流話語體系的內在概念和邏輯體系,并能在國際社會中獲得響應和支持。這樣才能最終確立我們自己的話語體系的競爭力和影響力。

        把話語權建設應用到南海問題上,其要達到的目標是:一是中國的南海島礁主權和海洋權益主張得到廣泛的國際理解與支持;二是中國在南海合理、合法的維權與維穩行動獲得更多的尊重與擁護;三是中國保持南海穩定與合作的政策主張——例如“域外國家”要減少和停止插手和干預,中國和東盟攜手建立和制定南海穩定與合作的規則和制度——在東盟國家獲得更多的擁戴和響應;四是美國等國在南海的挑釁和軍事威脅遭到更多國家的警惕和反對。

        中美在南海問題上的爭論和競爭將是長期的。作為二戰后西太平洋唯一的“老大”,美國對今天中國崛起、軍事力量現代化進程和中國南海維權與維穩行動的戰略關注,已經使得美國的全球安全戰略重心從歐洲、中東徹底回到了亞太地區。中美的南海博弈和南海問題上的進退態勢,將是決定中美戰略競爭關系和未來大國博弈最為重要的地緣戰略節點。面對美國將持續妖魔化中國南海主權主張和不斷升級南海軍事威懾的嚴峻態勢,中國南海話語權建設需要拓展新思路、引進新力量和開辟新方向。核心還是圍繞中美戰略競爭的新背景,推進和發展中國外交的國際影響力和行動力。南海的話語權建設更需要充分吸收國內各種研究力量,形成對當前南海主權爭議困局更有建設性、創造性的“問題意識”和解決現實挑戰的能力。

        第一,國內學界研究領土主權問題,不管從法律、歷史、新聞傳媒、國際關系還是從公共政策管理角度出發,都需要清楚南海問題的研究和應對過程中,中國最需要面對和解決的戰略性壓力和挑戰究竟是什么。南海研究需要有跨學科、多學科的方法論,但同時又能符合各個學科在南海問題上爭取和保障中國長遠戰略利益的清晰的科學界限。國內的學術話語體系要在國際上以權威、符合國際規范和標準的方式論證和表述,不同學科之間要做到目標一致、彼此協調、觀點穩定。同時政府、媒體、學者需要在議題設置、信息傳播、話語表達、觀點論證等方面形成更為緊密的協同合作。

        第二,話語權建設的關鍵是要爭取到更多的國際盟友、話語盟友。中國過去強調外交和安全問題上要有盟友,話語權同樣要有盟友。話語權盟友建設的核心,是需要在南海主權、海洋權益主張問題上有新的清晰戰略,而不是戰略模糊。從印尼外交部和國防部相關報告中的南海政策看,印尼對中國的南海主張和南海政策全盤否定,態度強硬、徹底,公開不承認中國對南沙群島擁有主權。20但是印尼并未采取公開同中國對抗的方式,而是以保護漁業資源為名對中國漁民采取強硬態度和手段。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上臺后,在漁業爭端中采取了比較激進、強勢的態度,大規模嚴打在印尼領海非法捕魚的外國漁船。21印尼的南海政策比較清晰,同時又具有策略性。中國要克服南海話語權缺失的問題,首先要解決戰略模糊問題,如九段線的性質,九段線內的歷史性權利是排他的還是包容共享的等問題要有清晰解釋。

        第三,堅持和推進南海爭議解決的多種外交方案,用中國和東盟國家包括COC談判在內的多種外交解決方案來取代不合理的南海仲裁案裁決這一荒謬的“法律方案”,是中國南海話語權建設的中心環節。雖然主權爭議在現代國際體系中解決的核心是有法律約束力的國際規約,但南海爭議很難在這方面形成突破。像南海爭議這樣復雜而又利益多元化的主權爭議問題,未來的解決方向一定是首先重在外交和政治解決,而不僅僅是簡單的歷史證據和爭議性的法律規則。外交解決的核心就是利益的平衡。外交解決方案可以重在凝聚共識、擱置爭議、實現各自利益的最大化,就是要重建利益平衡和規則共建基礎上的爭議管控機制。

        第四,加強話語權建設還要注意提升中國方案在表述過程中的感召力,借鑒西方傳播技巧,改善敘事風格,用詳盡、真實、有力的數據作為支撐,增強話語說服力。語言風格對話語影響力有著直接影響。中國的話語風格和外宣方式多以官方信息為準,風格統一,不夠生動形象。這種方式對于中國民眾更為有效,在外宣工作中則收效一般,無法吸引國外受眾。中國已經提出了將南海建設成“和平之海”“友誼之海”“合作之海”以及“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等話語,這是南海話語權建設的初步努力。話語權除提供概念和理念、愿景之外,更需要對話語進行系統的理論論證,并有嚴謹的數據支持和科學依據。以島礁建設為例,前不久有外國學者在《自然》雜志的出版商旗下的《科學報道》上發表論文,提供了大量的數據用以論證中國在南海的島礁建設對南海珊瑚礁的退化產生了重要影響。應對其他國家有針對性的輿論設置,中國科學家應該提出翔實的數據論證中方觀點,相關部門和媒體也要更加主動地正面回應相應負面信息。

        第五,話語的傳播方式需要與時俱進。當前話語權正在從以國家為單位向網絡、個人分散,過去的信息發布和傳播方式正在或已經改變。特朗普的推特外交,社交媒體在“阿拉伯之春”中的作用,都值得深思。比如在緬甸、柬埔寨、老撾,目前最流行的傳媒方式是臉書和推特。如何利用新的傳播方式,設計適合新媒體傳播的話語,將對中國南海話語在周邊國家的影響力產生重要影響。南海話語權建設既要注重利用、引導新媒體和社交媒體,同時又要把各種社會力量充分組織和調動起來。利用各種新媒體、社交媒體渠道在國際社會廣泛“發聲”,依靠人民群眾的愛國力量和聰明才智來擴大和深化中國話語權斗爭的社會基礎,擺脫政府“辦媒體”的局限,是中國未來南海話語權建設應該注意的發展方向。

        注釋

        1有關南海問題在中美戰略競爭中的地位和作用的分析,請參見U.S.Department of Defense,“Annual Report to the Congress: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19”;Bonnie S.Glazer,“Armed Clash in the South China Sea,”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2012。
        2 Alan Chong,International security in the Asia-Pacific,New York:Palgrave MacMillan,2019;Evelyn Goh and Sheldon W.Simon,China,the United States and Southeast Asia:Contending Perspectives on Politics,Security and Economy,New York:Routledge,2008.
        3 Charles S.Ripley,“Discourse in Foreign Policy,”Oxford Research Encyclopedia of Politics,May 30,2020,http://h-s.www.academia.edu.forest.naihes.cn/33579367/Discourse_in_Foreign_Policy.
        4“話語權”在很大程度上是國家的軟實力,就是對國際社會和其他國家的“說服力”、規則的“執行力”和對國際秩序的“領導力”。See Joseph Nye,Jr.,Bound to Lead:The Changing Nature of American Power,New York:the Basic Book,1990
        5孫吉勝:《中國國際話語權的塑造與提升路徑--以黨的十八大以來的中國外交實踐為例》,《世界經濟與政治》2019年第3期。
        6 Panos Mourdoukoutas,“America Changes The Tone In South China Sea Disputes,”The Forbes,Mar 30,2019,http://h-s.www.forbes.com.forest.naihes.cn/sites/panosmourdoukoutas/2019/03/30/a merica-changes-the-tone-insouth-china-seadisputes/#551c97b52c93.
        7 Michael R.Pompeo,“Interview With Karmina Constantino o f ABS-CBN,”Interview at U.S.Embassy Manila,Philippines,March 1,2019,http://h-s.www.state.gov.forest.naihes.cn/secretary/remarks/2019/03/289800.htm.
        8“China and America:Headed for a Showdown in the South China Sea?We take a look at what could happen next,”Stratfor Worldview,May 3,2019,http://h-s.nationalinterest.org.forest.naihes.cn/blog/buzz/china-and-america-headed-showdown-south-chinasea-55817.
        9“South China Sea Arbitration Ruling:What Happened and What’s Next?”http://h-s.www.uscc.gov.forest.naihes.cn/research/south-chinasea-arbitration-ruling-what-happened-and-whats-next.
        10“U.S.-China Diplomatic and Security Dialogue,”Nov.9,2018,http://h-s.www.state.gov.forest.naihes.cn/u-s-china-diplomatic-andsecurity-dialogue-3/;“Freedom of Navigation in South China Sea Critical to Prosperity,Says Indo-Pacific Commander,”Nov.23,2019,http://h-s.www.defense.gov.forest.naihes.cn/explore/story/Article/2025105/freedom-of-navigation-in-south-china-seacritical-to-prosperity-says-indo-pacif.
        11《習近平在澳大利亞聯邦議會的演講》,2014年11月17日,http://theory.people.com.cn.forest.naihes.cn/n1/2018/0615/c40531-30060680.html。
        12《習近平:南海航行和飛越自由從沒有問題將來也不會有問題》,2015年11月7日,http://news.cnr.cn.forest.naihes.cn/native/gd/20151107/t20151107_520430025.shtml。
        13 Hannah Beech,“US Warship Enter Disputed Waters of south China Sea as Tensions with China Escalate,”New York Times,April 21,2020.
        14中國國際法學會:《南海仲裁案裁決之批判》,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第417頁。
        15 Note Verbale from the Permanent Miss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o the United Nations to the SecretaryGeneral of the United Nations,No.CML/17/2009 (7 May2009);Note Verbale from the Permanent Miss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o the United Nations to the Secretary-General of the United Nations,No.CML/18/2009 (7May 2009).
        16《中美智庫南海問題對話會在華盛頓舉行》,http://world.people.com.cn.forest.naihes.cn/n1/2016/0706/c1002-28527340.html。
        17《戴秉國在美國最新演講:南海仲裁結果將是一張廢紙》,http://h-s.military.china.com.forest.naihes.cn/important/11132797/20160706/22995043_all.html。
        18 Eg,Y Shi,L Ye,“Some Observations on the csil’s Critical Study on the South China Sea Arbitration Awards,”Asia-Pacific Journal of Ocean Law and Policy,vol.3,no.2,2018,pp.332-338.
        19《李克強:按既定時間表推進COC磋商》,http://www.xinhuanet.com.forest.naihes.cn/2019-11/03/c_1125186998.htm。
        20《印尼不承認“九段線”在南海標注“北納土納海”》,http://h-s.news.china.com.forest.naihes.cn/focus/nanhai/11156618/20161206/30065913.html。
        21“Fishing fuels conflict in the South China Sea,”Nov.3,2016,http://asia.nikkei.com.forest.naihes.cn/magazine/20161103-Smallcatch-big-conflicts/On-the-Cover/Fishing-fuels-conflict-inthe-South-China-Sea.

      作者單位:南京大學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 南京大學國際關系研究院
      原文出處:朱鋒,常娜.中美大國競爭與南海話語權建設[J].探索與爭鳴,2020(07):118-125+159-161.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青青草视频在线观看 在线福利 日韩高清在线亚洲专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